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新聞中心
起底買賣身份證黑色鏈條
發佈時間:2020-11-24 08:59:22

擾。但貴州王女士的遭遇證明,丟身份證並不是小事。

  今年9月,王女士接受問詢時,民警表示要了解她身份證的情況。那段時間,王女士不停地接到催債電話及信件。幾年前,她的身份證在出租屋被盜,雖然掛失並補辦了新證,但不久後,遠在老家的父親就頻繁接到催款電話和來自外省的催款信件,信件稱王女士在網上欠了別人很多錢。事實上,王女士從未在網上辦理過貸款。

  王女士只是一起身份證買賣系列案件中上千名受害人之一。今年11月19日,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檢察院以買賣身份證件罪對錢某、楊某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。

  蔡某系動車車廂設施檢修工作人員,工作時經常在列車座椅下發現乘客遺失的身份證,一般都無人認領。於是,他將這些身份證帶回家,積累了幾百張,並開始考慮如何處理這些證件。

  2017年,蔡某在微信上加了一個好友,跟對方聊起身份證的事,還陸續賣出了一些,每張身份證售價50元。

  嚐到無本買賣的甜頭,蔡某更加仔細搜尋乘客遺失的身份證,甚至一些乘務員撿到後沒人認領放在櫃枱保管的身份證,也被他趁機拿走。

  2019年,蔡某購買理財產品被套牢,為了堵窟窿急於弄到錢。他在網上搜索“身份證”等關鍵詞,並加入一個微信羣,在與羣主聊起買賣身份證一事時瞭解到,身份證售價有高低,一般行情是60後、70後身份證40元一張,90後女性身份證60元一張,其餘均50元一張。

  蔡某和對方談妥價格,以快遞形式將幾十張身份證寄往指定地址。數月間,蔡某向羣主出售身份證1300餘張,獲利約6.9萬餘元。今年6月,警方在蔡某家中將其抓獲,搜到還沒來得及賣出的138張二代身份證。10月,蔡某因買賣身份證件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,並處罰金兩萬元。

  上述羣主是出生於1986年的男子錢某,2016年他因買賣身份證件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。2019年出獄後,一直無業的他什麼來錢快就幹什麼,微信賬號、壯陽藥、假學歷證書……只要有人出錢,一切皆可交易。錢某有5個QQ號和5個微信賬號,方便從事多種買賣。

  為其提供身份證的上家除蔡某外,還有00後楊某。今年4月,錢某在網上認識了廣東的楊某,雙方談好以每張身份證80元的價格進行交易。

  錢某買到證件後再轉手倒賣給他人,他的客户既有隻需零星幾張身份證的,也有進貨量大的。錢某視購買數量不同,給予客户不同程度的優惠,他賣出的身份證單張價格從200元到400元不等。

  假如客户對身份證有特殊要求,如剩餘有效期、所在省份、性別、年齡等,錢某就會將存有身份證的百度雲盤鏈接發給對方挑選。

  作為賣家,錢某經常打出“乾淨有磁無不良記錄”之類的廣告。他還發布友情提示,告訴羣內各位代理及客户,已實名登記身份證的卡一定不能用作詐騙,不然大家都“吃不了兜着走”,並請各位代理提醒各自客户用卡安全。實際上,對客户購買身份證的用途,錢某並不關心。

  處於交易鏈上下游的犯罪嫌疑人中,有多名90後乃至00後。

  00後楊某是錢某的一個上家,他從他人手中取得身份證貨源後,再高價倒賣給錢某等。錢某的一個下家是出生於1996年的廣東人馬某某,從錢某處購得身份證約幾十張。除滿足自己需要外,馬某還以400-800元的價格將身份證轉賣,買家多為混跡夜場的年輕女性,這便抬高了90後年輕女性身份證的市場行情。

  據警方介紹,大部分買家僅會購買1至2張,用途五花八門,有買高鐵票的,有為方便找工作的,有用於酒店開房的。

  今年5月,警方抓獲正在進行身份證交易的犯罪嫌疑人錢某和楊某,並打開突破口,數日內陸續抓獲分佈於深圳、南京、杭州等地的多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無錫惠山區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部主任王強介紹,犯罪嫌疑人充分利用網絡資源,實現不見面交易。雙方商談交易是通過QQ和微信羣等即時通訊工具,客户依託百度雲盤等網絡平台預覽和挑選心儀的身份證,利用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錢款。一旦達成交易,即通過快遞等方式交付身份證,交易極為隱蔽。

  王強提醒,居民身份證件是公民個人信用標誌,犯罪嫌疑人購得他人身份證件後,極大概率會用於從事違法犯罪活動,如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辦理酒店入住手續、違規辦理銀行卡、開設“皮包公司”從事違法犯罪等,危害公平誠信的社會環境,也會對身份證件原主人的個人徵信產生危害。

  檢察機關建議居民加強身份證管理意識,同時建議公安、金融、交通等多部門進一步加強聯動,完善監管措施,建立失效居民身份證件信息核查系統,實現掛失後的身份證即時失效,從根本上堵住管理漏洞,營造合法規範的身份證使用環境。(記者 李超)

來源:新華網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王志仙